hakka

爱写啥写啥

【萧平旌&顾南衣】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 

一个频 白龙x白逍遥 

为冷圈添砖加瓦qwq 希望以后有机会剪三生三世

感谢相遇 二十周年快乐呀

平凡人生

#星诺#

#没头没尾突发小短篇#

#有人看的话再考虑后续吧#


联谊的压轴曲目不是去酒吧继续嗨就是去唱K,这里大部分人都还是第一次见面,加上带着一群女孩子去酒吧也是不太妥当,大家商量过后一群人浩浩荡荡杀进KTV要了一个VIP包厢,一副要放飞自我样子。

几个已经混得比较熟的男生拉着几个比较放得开的女生去点歌,放话要情歌对唱,热唱排行榜挨着往下点。苏星宇看了一眼,莫名觉得一阵胃抽搐,不是最近热播电视剧的主题曲就是选秀比赛又唱火了一把现在大街小巷来回放的那几首歌。暗暗翻了个白眼,回到沙发上挨着许诺坐下了。


包厢里灯光闪烁群魔乱舞闹得不行,许诺本来还拿着一小罐饮料小口小...

秘密

——狗尾巴草论坛体番外一


全程懵逼的怂狗X强势草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你们要的表白 基本没啥剧情全是矫情 

OOC属于我 帅气属于他们

谢谢催更的小可爱们_(:зゝ∠)_

食用愉快

——————————


林更新是被早晨七点的阳光刺醒的,没拉紧的窗帘缝让光线直直射进来,明晃晃地恰好照在他眼睛上。揉着发懵的脑袋想坐起来,没成想宿醉过后的浑浑噩噩让他失去了平衡感,一个天旋地转之后自己已经裹着被子趴在床边的地板上了。

外面一阵踢踢踏踏急促的脚步声,房门被粗暴的推开,眼前出现了李易峰那双熟悉的毛绒拖鞋。


不知道是摔懵了还是酒...

【论坛体/完结】学弟和我闹别扭 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说话了 该怎么办(下)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注意避雷

校园AU 论坛体

梗来自微博北美吐槽君(高亮注意)

暂时完结了!先感谢我们星宇宝宝友情出镜

———————


161L 久久

回复160L:

你现在把他手机的静音取消,拨他号码试试看


162L = =

???现在什么情况?????[一脸懵逼.jpg]


163L = =

是手机铃声有什么问题吗?


164L = =

别打哑迷了!!!好捉急啊!!!!!(눈_눈)


165L 久久

学长,对不起!!!!(五体投地式鞠躬下跪请求你的原谅qwq

我为了求证一些...

【论坛体】学弟和我闹别扭 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说话了 该怎么办(中)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注意避雷

校园AU 论坛体

梗来自微博北美吐槽君

今天还用了个很经典的二次元梗不知道有没有人能get

———————

65L = =

怎么每次学妹出来都语出惊人???别走啊!把话讲清楚!!!


66L= =

看错了吧?学妹当时连人都不敢确认,怎么看出学弟是在哭的?


67L 久久

林二狗是说的学弟没错,这是他外号!

我们隔得不远呀,就是晚上光线暗我看不清脸,但是能看到二狗抱着学长肩膀一耸一耸的感觉就是在抽泣,学长还轻轻拍他的背(*/∇\*)


68L Lee[楼主]

回...

【论坛体】学弟和我闹别扭 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说话了 该怎么办(上)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注意避雷

校园AU 论坛体

梗来自微博北美吐槽君

———————


【热门】|【求助】学弟和我闹别扭 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说话了 该怎么办?


1L Lee[楼主]

RT

明显感觉到学弟在故意躲着我 之前也一直在忙着我的课题 实在顾不上这事 

今天刚刚闲下来 想到明天是学弟生日 买了生日礼物打算和他好好谈谈 

学弟一直是好脾气的人从来没见过他生气 这次搞得我心里有点没底 刚刚给他打电话也一直不接 不会出什...

记忆中我很早很早就认识你了,你出道的时候我正在全身心关注另一个选秀节目,但我知道你当时被称国民校草,我觉得当之无愧。
之后我开始关注别的圈子,有了本命,而你渐渐沉寂,偶尔听到你的名字,还是记忆中很青涩的样子。直到你再次爆红,我突然发现你和我记忆中不一样了,变成了成熟沉稳的男人,却又带点调皮的孩子气,你将他平衡得很好,迷人得让我挪不开眼。默默关注的这两年,我很庆幸自己错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发现了你的好。
我以前一直觉得动不动就将我爱你一辈子放在嘴边的人太随便,多是滥情,见一个爱一个便忘一个。我喜欢你,我当时很爱你,我自己知道便足够了。
可看着今天凌晨四点北京街头拿着扫帚略显笨拙的你,我发现你内心其实一直...

看这一幕时只觉得有匕首在心脏上一刀一刀的剜着鲜血淋漓。
我一直觉得陈深是个强大坚定执着的人,只要他在就很安心,仿佛没有什么是他解决不了的。可他在教堂里对着皮皮吹口琴时,是那么孤独,那么无助,那么脆弱,迷茫却无人可以诉说。周围的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对他好,自以为会让他幸福,却从没有人问他你究竟想不想要,或者你想要的是什么。就连他深爱着的徐碧城在我看来也只剩自私,为了求个心安将他推给别的女人,她可曾在意过陈深的想法。一切痛苦的愧疚的愤怒的求不得的,只能裹着血泪当作补药下咽。陈深没有权利哭泣和抱怨,他只会重新振作起来,故作轻松地说,我会继续战斗的,会等到胜利来临的一天的。
终有一天,你会变得真正的强大。

喜欢...

© hakka | Powered by LOFTER